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美谍刘兆亨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美谍刘兆亨
(1 )   21世纪初,美国政府高层的少数右翼保守势力,秘密砸下重金和高科技,吸 收少数短视近利,见利忘义的华人进入情报单位,潜入中国从事渗透与破坏活动, 製造动乱和灾难,企图保全美国在全球的独霸地位……   然而,中国的和平崛起已是大势所趋,因此,这些短视近利,违抗历史潮流 的人,即将一一付出代价……   * * *   中国,深夜,某大城的郊外。   一辆轿车正孤寂的在荒野上行驶着。   开车的是一位年轻的男性,老实的脸孔带着精明的眼神。他是刘兆亨,表面 上,他自称是来自台湾,投资做生意的商人。实际上,他根本不是,而是美国情 治单位的间谍之一。   很少人知道他的本名,他小时候无父无母,流浪街头,因此立志要成为大富 翁,而且是身价上兆的大富翁,所以他把自己取名为「兆亨」,意思是兆元身价 的大亨。   一个街头小混混要成为大亨,很自然地,他加入了黑道,开始干起违法犯纪 的买卖……   几年后,在一次跨国贩毒行动中,他被美国逮捕,而后被美国中情局吸收, 成为间谍。   时间已经很晚了,车子开着开着,路上渐渐看不到一个人影……   突然,前方出现一个公交车的站牌,一旁的椅子上,一名穿着套装的女孩子, 大约二十岁出头,垂着头坐着,像是睡着了一般。   刘兆亨放慢了车速,靠着微弱的路灯,看得出是个五官姣好,高窕修长,身 材玲珑有緻的美女。似乎是因为车子久等不来,精神疲累,坐在那儿睡着了。   刘兆亨前后左右望了望,发现四下无人,突然动了邪念。   只见他下了车,左右张望了一下,走到女孩子身旁,拍拍她的肩膀,嘴里好 心念着,「小姐,你醒醒,这儿不安全。」然而,实际上却是从手心里迅速抽出 一只银针,对着女孩子的粉颈扎了一下。只见女孩子的身体彷彿是稍微抽蓄了一 下,就再也不动了。   「小姐,醒醒,醒醒,」刘兆亨加大了拍打的力道,明着是要摇醒女孩子, 暗地里却是要确定注入她体内的强效迷药已经发作了。   果然,不管他怎幺大力的摇晃,女孩子也醒不过来。   很快地,刘兆亨确定她已经中了迷药,立刻将她抬起来,三步并作两步抬上 了车,随即驶离了现场。   刘兆亨沿着路开了一个钟头,来到一个小镇,随即在镇上找了家小旅馆。   因为时间很晚了,柜檯的人半睡半醒,也没多问,就当他们是夫妻,给了一 间房。   等进了房间,锁上了门,刘兆亨才喘了口气。   他把女孩子放在床上,翻开她的皮包,里面是一些手机,零钱,化妆品和一 些女性的随身用品,感觉上这个女孩子应该是秘书会计之类的,身上没有几个钱, 也没有什幺特别的地方,证件上应该是她的名字:「吴玲芬」。   他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女孩子,散乱的长髮包裹着美丽的脸蛋,黑色套装和 衬衫包裹着尖挺的双乳,只到大腿一半的短裙包裹着丰满的臀部,肉色丝袜包裹 着修长匀称的双腿,最后是三吋黑色尖头高跟鞋,缠着鞋带的脚踝,更是让他不 自觉地吞嚥起口水来。   女孩子中的迷药是情报人员用的,效力很强,至少要第二天中午才会醒来, 刘兆亨本来可以先洗个澡,休息休息,再来「享用」,但是这会儿不知为何,可 能是任人宰割的女孩子实在太诱人了,刘兆亨的下半身不知不觉就竖起了白旗, 只好拉下了西装裤,提前开动了。   刘兆亨先脱下女孩子的外套,解开她的衬衫,解开她胸罩的扣子,雪白坚挺 的双乳立刻蹦了出来,咬起他的手心;短裙后方的钩子一鬆,大腿根部诱人的黑 色镂空内裤,以及肉色丝袜的蕾丝袜头,便自短裙下露了出来。   女孩子的身子感觉有些冰冷,可能是贫血,也可能是在外面睡久了,身子变 凉。「没关係,很快让你热起来。」刘兆亨笑笑。   在享用猎物之前,刘兆亨先打开随身的公事包,拿出几只针筒,这是他平时 藏在车上的一种媚药。原来,过去刘兆亨在黑道上混时,常常从事逼良为娼的黑 心勾当,当时他便研究出了几种媚药,能改造女性的身体,再怎样玉洁冰清的女 孩子,被下药之后,也会变成慾求不满的淫娃,以便使她们乖乖就範,永远沦入 风尘,难以自拔。   他先将一种媚药注射进女孩子的一对双乳,这能使女孩子的乳房更加尖挺丰 满,却也更加敏感,只要被男人用手一握,立刻就会浑身酥软无力。   接着,对女孩子的乳头注射第二种媚药,很快地,两个粉红色的蓓蕾立刻挺 立起来,变得异常敏感,而且再也不会消退。   然后,刘兆亨拉开女孩子的黑色镂空内裤,拨开她的私密芳草,对她的一对 秘唇和阴核注射第三和第四种媚药。   这些媚药使得她的秘唇和柔软的阴阜变得非常敏感,即使只是被男人隔着衣 服伸进两腿间一摸,也会立刻浑身无力,双腿酥软,更糟糕的是,她的阴核将永 远处于兴奋状态,只要被人轻轻拨弄,或两腿稍稍用力摩擦一下,立刻就会产生 高潮。   被下了这些药以后,女孩子被男人稍微上下其手,就会无力反抗,乖乖就範。   最后,刘兆亨取出另一瓶喷剂,将药第五种媚药喷入女孩子的阴道,它不但 能使女孩子的阴道变得非常紧緻,而且还能定时刺激阴道,产生搔痒难耐的感觉, 被喷上这种药之后,即使没有男人的挑拨,她的双腿深处也会不断地渴求男人的 进入。   更可怕的是,这些媚药就像毒品一样,效力非但不会随着时间而消退,反而 会因为和男人注入体内的精液交互作用,而更加强大……   经过这些改造,以后这个女孩子只要被男人稍微上下其手,立刻就会意识模 糊,蜜汁横流,更糟糕的是,她还会不断的需要男人。   如此一来,女孩子将永远落入慾望的深渊,再也无法自拔……   改造完成之后,刘兆亨上了床,从背后将她抱进了怀里,一股诱人的香气扑 鼻而来……   在迷药的控製下,女孩子完全失去了知觉和反抗能力,只有任凭自己傲人的 双乳任人玩弄,任凭刘兆亨将魔掌伸进自己黑色镂空内裤下的私密肉缝……   经过刚才的改造,女孩子的上下要害变得非常敏感,才被刘兆亨稍微拨弄了 两下,她迷人的脸蛋立刻染上醉人的红晕,朱唇上的鼻息越来越重,隐隐约约可 以听见她喉间的娇吟……   「嗯……嗯……」   至于双腿的深处,蜜汁更是无法自持地滚滚流出……   刘兆亨一面吻着女孩子的长髮,吹弹欲破的脸蛋和肌肤,一面玩弄着女性私 密不可侵犯的乳房和肉缝,双眼更是目不转睛地,看着那双包裹着肉色丝袜,诱 人的修长美腿,以及扣住她一对脚踝的黑色的漆皮高跟鞋。丝袜和高跟鞋能使他 更加兴奋。   很快地,女孩子的娇吟便迴荡在刘兆亨的耳际,沾满内裤,丝袜和床单的蜜 汁更是发出令人血脉贲张的气味。   刘兆亨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哪儿抵挡得住这样的诱惑,不一会儿,只 见他将女孩子放倒,一把拉下她最后的防线--黑色镂空内裤,拉过一双肉色丝 袜和黑色高跟鞋,扔在床边,两手抓住包裹着肉色丝袜,无力守护主人私密禁地 的修长双腿,左右一分,硬是进入了女孩子的身体……   在强烈迷药的控製下,女孩子即使被插入,也无法醒来,任由自己的身体落 入刘兆亨的手中,任他宰割……   一股强烈的快感随即由刘兆亨的下身传至脑门……   (好紧……啊……真棒……)   原来,为了提升卖淫绩效,这些媚药能将女孩子的阴道改造得非常厉害,以 便让「恩客」们迅速被吸乾,好早点办完事,把女孩子让给下一个客人……   (这次的缩阴配方可能调太强了……下次要弱一点……啊……)   女孩子的阴道紧紧地吸着刘兆亨,刘兆亨只觉得自己快要升天了……   (好紧……好紧……啊……真棒……啊……这改造会不会太成功了……好紧 ……)   虽然平时并不是快枪侠,但是这女孩子实在是令刘兆亨难以招架,没两下子, 他就开始撑不住了……   不久……   「啊!……」   刘兆亨只觉得精关被吸了开来,接着,眼前一黑……   * * *   不知道隔了多久,等刘兆亨醒来时,已经是白天了。   「我睡了这幺久?」   他有点意外,然而全身无力的感觉,说明了昨晚确实是一夜春宵。   「下次的缩阴剂量可能要调低……」   刘兆亨费了好大的劲才撑起身子,然而--   「天啊!!怎幺回事??」   他赫然发现,自己的腿上穿着女孩子的肉色丝袜和高跟鞋!   再一看,不得了了,自己的身体根本就变成了女孩子的身体!   刘兆亨吓得赶紧起身,照照床边的镜子,   「这是昨天被我迷姦的女孩子……那「我」到哪里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刘兆亨才从惊吓和慌乱中恢复过来,并且确定自己并没有 在作梦,眼前的事实是,他的灵魂被吸进了昨天被她改造过的女孩子身体里,而 原来的刘兆亨不见了。   更糟糕的是,房间里只剩下女孩子的物品,他的公事包和其他财物也一併消 失了。   「难道我被什幺法术交换了身体?」   刘兆亨想起电影里的情节。   花了好长时间,刘兆亨才冷静下来。他(现在应该说是「她」)   想了想,也许是自己被什幺人被什幺邪术给暗算了,才会变成这样。是什幺 人呢?自己的身体又到哪里去了呢?   她只有先搜寻整个房间,果然,很快就发现窗子有被打开过的痕迹……   (看来应该是有人从窗外潜入房间……)   除此之外,找不到其他蛛丝马迹了。   刘兆亨只有先梳洗了一下,然后穿上衣服--套装,丝袜,高跟鞋。好在他 (现在应该说是「她」)以前在美国情报单位受训时,学过男扮女装的技巧,因 此勉强能应付这个身体,穿上高跟鞋时走起路来也有模有样。   只是,昨晚的迷药还没完全消退,刘兆亨仍然觉得浑身酥软无力。穿着高跟 鞋的双腿有点站不稳,她怎样也没想到,自己的奸计居然会害到自己身上。   现在这个诱人的身躯完全为自己所有了,她成了名副其实的「美谍」--美 女间谍。然而「美谍刘兆亨」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她冷静地想了一下,现在最重要的是先设法回自己的公司,至少取得一些现 金和装备,同时尽快通知其他特工人员,防止自己的身体被利用。然后再想办法 查清楚是怎幺回事。   刘兆亨收拾东西,背起了皮包出了房门,下楼来到柜檯,这旅馆看起来到没 什幺特别的异状。柜檯的服务员换了一个,正在忙着一些琐事,也没搭理她。   她上前去询问,「请问……昨天住18号房的刘先生,出去了吗?」   「喔,他一早就清了帐,开车离开了。小姐,你要上哪儿?要帮你叫车吗?」   「喔,好的,麻烦你,我要回城里。」刘兆亨说。然而她却开始更加担心起 来,是谁夺走了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身体又去了哪儿?万一对方佔用自己的身体 抢走自己的一切,要怎幺办?   「请你等一等,车很快就来。你可以先坐一下。」   刘兆亨买份报纸坐了下来,翻开今天的早报,没有什幺特别的新闻--直到 她在报上一小角看见一个熟悉的脸蛋和名字--   「会计吴玲芬,因为涉嫌贪污4000万元捲款潜逃,昨天在被公安追捕,驾车 逃亡时,因为车速过快,不慎落河,经一天一夜的搜寻仍无所获,由于河水湍急, 目前推测已被冲入大海,凶多吉少,有关单位仍在搜寻她的下落……」   旁边是她的相片,刘兆亨一看,吓得几乎叫出声来--因为那就是现在的自 己。   「小姐,车来了。」   刘兆亨赶紧用报纸遮着脸,上了计程车。「送我回城里。」   一路上,刘兆亨想着一堆怎样也解不开的谜团:这女孩子应该已经死了,怎 幺会出现在这里?我又怎幺会被换了身子?是谁做的?为了什幺呢?我的身体又 到哪边去了呢?   刘兆亨想着想着,不禁懊悔起来,如果不是自己色迷心窍,萌生歹念,上了 不该上的女孩子,现在还好端端的过着他的生活……   直到司机叫醒她。「小姐,到了。」   车子已经来到刘兆亨的公司,   刘兆亨进了大楼,搭乘电梯,来到自己的公司,却发现--   「什幺?!」   公司已经人去楼空,东西被搬得一乾二净,几个员工也不知去向。   她找遍整间屋子,除了房东的办公桌和家俱之外,真的是什幺也没有了。   刘兆亨走进自己的私人办公室,走到窗边,望着天空,脑海里一片混乱,整 个人几乎要窒息,公司里除了一笔雄厚的资金外,还有很多的机密,文件和技术, 都是用来从事情报工作的,如果落入别人手中,不知道会发生什幺样可怕的事情。   「小姐,你是新来的秘书吗?」   刘兆亨吓了一跳,转过身来,背后是一个身材雄壮的男人,方才想着事情, 完全没有注意到背后来了人。好一会儿,他才想起上个月公司向男人的厂家订了 货,今天来收货款的。   「喔……」刘兆亨不知怎幺回答。   「应该是吧!……」男人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刘兆亨感觉到不对,转头一看,房间的门已经被关上了,这人看起来也不太 对劲。   她想要退后,然而这里已经是窗边,没有地方可退,「你……想干什幺?不 要过来……」   男人笑笑,「你不知道吗?刘老闆一早捲款潜逃了,我的货款找谁要去?这 样吧,不如你这漂亮的姑娘来服务我一下。   可以抵一部份的欠债。」   「什幺?!捲款潜逃?!……」刘兆亨脑筋一片空白,几乎要崩溃。   等她恢复神智时,自己已经被男人粗壮的手臂一把抱住,压在墙壁上,刘兆 亨现在身体被换成女孩子,力气小,根本挣脱不开,「放开我,我要叫人了!」   「你尽量叫吧,这间屋子是我朋友装潢的,隔音效果好的很,你叫破喉咙也 没人听见,这还是你们老闆特别要求的,大概是为了跟秘书「办事」方便吧?说 不定还是为了「硬上」   秘书方便?哈哈。」   「你……」刘兆亨怎样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成为自己陷阱里的待宰羔羊。   她现在只有靠自己了,美女刘兆亨上半身被男人的手臂紧紧地箍住,无法使 力,只有用下半身反击。   刘兆亨毕竟学过格斗技,虽然现在用的不是自己本来的身体,仍然有一定的 功力,只见她技巧性地用高跟鞋往男人的小腿一踢,   「唉呦!」   男人的手臂立刻鬆开了,她趁机设法甩开男人。   然而,这里是墙边,空间有限,儘管是娇躯纤瘦的她,也无法逃脱,很快地, 男人的的身子又靠了上来。   她只有抬起大腿,準备攻击男人的胯下,不料……   「啊!……」   一阵强烈的酥麻从裙底传遍全身,她的脑海里瞬间一片空白。   原来,男人趁着她分开双腿之际,一只大手随即攻上了她大腿的根部……   对一般的女孩子来说,这不是緻命的一击,然而,美女刘兆亨现在的身体已 经被刘兆亨自己的强力媚药改造过,乳房和阴部都极端敏感,纵使她武功再高强, 意志再坚定,只要胸罩下或裙底的嫩肉一落入别人手中,马上就是酥软无力,欲 火焚身,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嗯……啊……不要……」   她想要反抗,然而经过自己注射药物的秘唇,是那样的敏感,给男人的大手 一摸,又酥又麻的感觉立刻传遍全身每一吋肌肤和玉骨……   美女刘兆亨整个人瞬间融化了一般,再厉害的身手也无法使出……   「嗯……住手……不要……」   男人见她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便更加卖力地隔着内裤抚弄她的的肉缝……   「嗯……住手……啊……啊……」   (可恶……我居然把自己……改造得这幺淫蕩……这下无法脱身了……)   刘兆亨怎样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会沦为自己改造过的性奴……永远无法 翻身,而且还是自己的杰作!   突然,自己秘唇间的肉芽传来一阵电击……   「啊!……」   等她稍稍恢复神智时,裙底的蜜汁已经流满了男人的大手……   「哈哈,想不到你这小姑娘还真是骚……」   男人把她的上身放到了办公桌上,仰着天躺了下来,这时的刘兆亨已经是浑 身无力,娇喘连连,更糟糕的是,双腿深处开始泛起一股搔痒,饥渴和躁热……   (可恶……阴道里面的媚药也开始生效了……如果再不逃走的话,等一下就 跑不掉了……)   然而,自己的下身被改造得这样的敏感,男人的手在双腿根部巧妙游移,她 只有两眼发白,任凭宰割,不要说是反抗了,连思考都十分睏难……   「嗯……住手……啊……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好不容易等到男人收回了入侵她双腿间的大手,刘兆亨才 勉强恢复了一点神智和力气……   然而,她这才发现,不知道什幺时候,自己的短裙和黑色镂空内裤,早已被 男人趁着她意识模糊,无力反抗时脱了下来,下身剩下肉色长筒丝袜和三寸高跟 鞋,双腿被分了开来,女性私密的黑森林毫无保留地裸露在男人面前,上身只剩 下被解开扣子脱下一半的衬衫,香肩裸露,保护双乳的胸罩也早已被脱了下来… …   刘兆亨勉强使劲,用双手撑起娇躯,男人正在一旁解开皮带,拉下拉炼,掏 出家伙……   「小姑娘,急了吗?马上就来啰!」   男人走到她的身旁,她随即咬牙使劲,想要抬起包裹着肉色丝袜的小腿,準 备用高跟鞋攻击男人的要害。   没想到,一双高跟鞋的鞋跟却被什幺东西给缠住了,怎样也抬不起来……   她只有扭动玉足,想要甩开高跟鞋,然而脚踝被高跟鞋性感的鞋带给扣住了, 怎样也甩不开……   「哈哈,省省吧,你这小姑娘真是又辣又骚,一双美腿还坏得很,不绑着你 的高跟鞋怎幺行?放心吧,被绑着会让你更爽,哈哈哈哈!」   刘兆亨索性将身子往前一顷,一双玉手随即扣上男人的咽喉,準备置他于死 地……   不料……「啊!……」   男人立刻将手伸进她的双腿之间,被媚药改造的她,要害一落入男人手中, 立即身子一软,脑中一片空白,双手也失去了力气……   「哼,被我抓住了要害,你武功再强也没用。」   等她恢复神智时,双手也被绑了起来……   「可恶……放开我……」   她勉强扭着身体挣扎着,然而徒劳无功,反而一对尖挺丰满的乳房在胸前摇 摇晃晃,彷彿在向男人招手。   双腿深处的肉缝,更是不争气地不断吐出蜜汁来,渐渐流满了桌面,沿着桌 边滴了下来……   更糟的是,美女刘兆亨发现自己丰满的臀部正渐渐无法自製地开始扭动起来, 因为双腿深处的骚痒已经开始剋製不住了……   「来了来了,你这小姑娘真是刁钻,看我早点把你解决。」   男人爬上了办公桌,将刘兆亨死死地压在桌面上,一双大手紧紧地罩上住她 丰满的双乳……   (不好了……一旦乳房落入他的手中,就逃不掉了……)   她赶紧扭动着身子,但是能逃到哪里去呢?   「啊!……」   被自己下了媚药的双乳和蓓蕾,被男人大手轻轻一捏,立刻使她浑身酥软, 小穴也喷出了蜜汁……   「啊……啊……啊!」   美女刘兆亨几乎昏死过去……   男人眼见时机成熟,立刻提枪上马,挺进了她的秘穴……   「不……啊!……」   她的身体就这样落入了男人的手掌心……   然而,由于她的乳房和阴部是那样的敏感,在男人手掌和下身的抚弄下,蜜 汁滚滚地流了出来……   同时,她的阴道因为也被下过媚药,因此最深处的慾火和躁热,非但没有因 为被插入而减弱,反而更雄雄地燃烧起来……   「啊……啊……快来……」   儘管她的阴道很紧,但是男人不知道吃了什幺药,似乎更厉害。   同时,男人故意按兵不动,等她被自己的慾火吞噬。   很快地,美女刘兆亨美丽的脸蛋上痛苦地皱起了蛾眉,腰枝也不自觉地扭动 起来,肉色丝袜包裹着的大腿更是无耻地夹住了男人的身子……   「啊……啊……求求你……快点……」   眼见时机成熟,她已完全溃堤,失去一切反抗意志,男人这才开始九浅一深 的抽插……   「啊……啊……啊……嗯……啊……」   「喔……这是这样……再快一点……再来……再来……」   这时的美女刘兆亨已经完全的失去了理智,只是不断的扭动着娇躯,渴求更 深的入侵……   「啊……啊……啊……」   男人跪在桌子上,将她的臀部整个抬了起来,使劲摇晃着……   「啊……啊……啊……放我下来……啊……」   美女刘兆亨下半身被悬在空中,无法施力,双腿也无法併拢,只有不断地发 出更淫蕩的叫声,恳求男人给她更深入的抽插……   「啊……啊……嗯……不要停……啊……啊……」   「啊……啊……」   「嗯……啊……啊……」   不久,在全身媚药发作以及男人的抽插下,美女刘兆亨已经忘了自己的睏境, 自己的任务,自己的身份以及一切的事情,只知道自己是个美丽的淫娃,要不断 地追寻男人的进入,以填补那媚药控製下,双腿深处永远填不满的空虚……   她扭动着的雪白手腕已被绳子磨出了血痕,被睏住的脚踝不断地摆动着,肉 色丝袜包裹着的美腿也不断地努力夹紧和摩擦男人的身体,只为了更多的深入, 更多的深入……   空蕩蕩的办公室里,迴荡着她醉人的娇吟和男人低沉喘息声……   「嗯……啊……啊……」   「嗯……啊……再来……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最后,三魂七魄几乎都已经被抽插上了云霄的她,只觉得 一股热流冲入体内,   「啊!……」   接着,只见她耗尽最后的力气,纤腰一挺,蜜汁一喷,高跟鞋一蹬,两眼一 白,肉色丝袜包裹着的双腿,就这样无力地垂了下来……   美谍刘兆亨就这样被姦淫到失去了知觉……   * * *   等她醒来时,发现自己只穿着丝袜和高跟鞋,手脚被紧紧地绑着,放在一辆 轿车的后座……   她想要挣扎,却浑身酥软,一点也使不上力,原来一只小小的按摩棒正插在 她那被下过媚药的敏感秘唇上……   然而,她却不敢喊叫,因为如果惊动公安,第一个被抓的是自己……   美谍刘兆亨,只有任凭自己被载往不知名的地方,面对未知的命运……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