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人妻受骗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人妻受骗
丈夫到澳洲的那一年,时常写信、打电话回家,虽然远隔千山万水,但我们的心是紧紧连繫在一起的,我也是非常想念着他,但后来,他突然没有了音讯。# h8 y7 Z" r" l7 [   九二年八月间,突然有一个姓张的台湾人来到我家,说他是从澳洲过来的,他5 u& ]2 z2 I) a* t1 d 认识我丈夫,所以这次来上海,就顺便探望我。/ PD# M+ [% U# F( Y, Q: y   张先生年纪大概有三十七、八,长相一般,身材发胖,戴着一付眼镜,第一眼 看上去不讨人喜欢,但讲话很甜,善解人意。   从他口裏,我知道了丈夫是在他的清洁公司打过工,不过现在已经另谋高就。3 x! l) m/ D- P: a7 o3 ]   因为大家都讲国语,又谈得来,很快就成为好朋友了。   他说他这次来大陆做生意,要长住一段时间,还希望我有空陪他熟悉熟悉上海- F5 ?; Q8 O: p ,并说我长得很漂亮,说我丈夫怎幺忍心把这样的美人儿独自留在国内。3 r: N0 D$ s0 u 3 q. @4 i* B; N8 A) H   当我问起我丈夫的情况时,他说他干得不错,每週收入五百多澳元,独自一人 住一单位,生活得挺快活的。1 {- d: O% R8 @; E( C5 ?w0 _   张先生说这话时,表情怪怪的,当我追问他为甚幺没有消息,张先生打断了话 题,祗是推以后再祥细说。   我感到不对劲,五百多澳元等于三千人民币,一月下来有一万多元人民币,为 甚幺这几年来我从未收到过丈夫寄来的一分钱呢? : Y7 _. @9 CI) W( o1 }7 D! ] ) ]" h5 5 v, p3 q- J   这时已是九点多,张先生告辞了,他留下了一张名片,上面有他住在锦江饭店 的电话号码。; o& J9 D0 M4 c( {?* q   他走以后,我準备睡觉,我换上睡衣,突然从镜子裏看到自己的身体,想起刚T- D8 Wv2 E9 b5 _" ^( b 才张先生的话,我不由得打量起自己的身体。 ! {* N+ N3 i5 z4 f   丈夫走了快三年了,我并没有大的变化,雪白的皮肤,修长的双腿,一对丰满 高挺的乳房,鹅蛋脸上有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笑起来十分妩媚。7 e0 b$ }0 g) x* H0 ?1 f/ ]( [ ! k( f4 h1 E9 w5 ]! d: O   自己的腹部还是像十六、七岁时一样,没有一点多余的肥肉。 & N& ?4 D7 f" ?2 J5 s   想起这几年来一个人被抛在国内,丈夫一人在国外过着好日子,可能都把我忘 了。 , J1 @& c; ?( G   想着想着,眼泪就流了下来,我又失眠了,那一夜都没有合眼。3 @5 T5 T) y3 u[7 L' u# w; c8 n $ ~5 Y. b) m6 G   弄清丈夫在澳洲的实况,第二天下午,我打通了张先生旅店的电话。   张先生非常客气地请我去他那儿谈谈,并马上乘计程车来接我。   到了新锦江饭店,由于我是第一次到这样豪华的饭店,心裏非常的紧张。# g. J* ~5 BZ! S/ p9 m: X . v% C- p5 Q% S9 g4 t2 }   见到张先生后,本来想说的话都不知跑到那裏去了,反而是张先生主动问我, 生活怎样,是不是很想丈夫等等,让我感到很温暖。8 x9 a: X# T& G% r6 c1 h0 V. A   不知不觉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张先生请我去餐厅吃晚饭,我们喝了一瓶啤酒,. k; k( W0 W0 w" E 他说他到过世界上许多地方,但是就很少见到像我这样楚楚动人的女孩子。 + B+ c( p' Y8 ?   而且对丈夫一往情深,一等就是几年,我被他说得快要哭出来了。   张先生见了,马上带我离开了餐厅,说是去他的房间休息一下,等我的情绪稳 定下来才送我回去。 3 {" [; `3 X; Q: G8 L- |8 uW   我身不由已地跟着他去了的房间,我们坐下后,他从小酒吧倒了二杯洋酒,与 我对饮,我不觉有点醉意,满脸通红,心别别地跳了起来。e6 ], L: x" h8 g 1 g& v2 h' r* h/ k- SQ! S* k"   这时我鼓起勇气问张先生,我丈夫在澳洲是不是另有新欢。 ; U$ `, T- z* z" C# r   他笑着说道:「一个男人单身在外,怎幺可能没有女人呀?」 2 T$ T- S! P! ^, u1 Z2 s9 J 0 G. ^# o' R+ s: S& Q* Y3 D) z6 @I   我说我不信,他笑着说道:「如果我能够证实这件事,你怎幺谢我呢?」* b5 K5 _5 v2 x4 s5 P' w- b   我低头对他说:「祗要我有的,就可以给你。」) T& f+ k! v5 v, H: n! R8 Q 9 A$ ^5 N( C2 w# m/ J( }   他随手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并说道:「你在这儿打可以长途电话到澳洲,电2 @( Y# H# p$ n( d1 L 话费算我的!」& _" g' T: s- t8 s / A1 m! {" B! U) ^, I, g   我立即用颤抖的手拨通了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个北京口音的女孩子,当对方得 知我要找的人时,传过来的声音是说他去上班了,要深夜十二点才能回来。1 @: |; l, q( t! D0 a/ v2 q" Q   我突然明白,我丈夫已同别的女人同居了。 % }4 Oe) u+ d6 W6 X% n7 P   我呆呆地拿着电话,坐在那儿一动也不动,还是张先生伸过手来,拿下了电话w5 n& C/ ]+ 。   然后温柔地说:「想开点吧,你的美貌能让你重新开始生活,你刚才答应过,/ Q" m, e0 ?# m) _1 g2 w 祗要你有的,就可以给我。我从看到你那时起,就非常的喜欢你了,你知道吗?我 想你都快想疯了!」 ' k4 M+ gu3 S( {   说着就用手来解我背后连衣裙的钮子。   我抬头一看,张先生的双眼含情脉脉地看着我,我心裏有点怕,这毕竟是我丈" d; R9 t7 j# ?8 x( MT 夫以外的第一个男人,但我又想丈夫这样无情,我为甚幺还要守身似玉呢?2 o, M( M- |4 @   再说我也有话在先,答应过报答张先生。7 u- X* p) f/ v2 W! F 7 Z/ O4 @( H# E5 h   虽然,我刚才的意思并不是明指和可以他发生肉体关係,但实濛上我身边还有1 {5 A( ^8 S% n5 I( _( ^ 甚幺可以付出呢? ! j3 k* L4 C: Y/ w?   我慢慢地闭上眼睛,张先生很懂我的心,他轻轻解开我的连衣裙后,就把我抱 到大沙发床上,脱下我的鞋子,连袜子也除下了。' l2 k0 }% f4 a: u% Z' T   用手从我的小脚儿开始摸起,沿着小腿一寸一寸往上摸。* t* i* A3 V! K! F* M2 k/ P   他一边抚摸,一边称讚,说我的脚儿小巧玲珑,非常可爱。2 b: b4 M/ m7 R, n8 d7 K " e1 P, W$ C% U% N   又说我的双腿不但修长,而且雪白细嫩,是一对迷人的美腿。P: T+ _k/ @, _|   他摸得我很舒服,也讚得我飘飘然,在我很陶醉的时候,他开始用另一支手抚2 }% L+ q5 b4 s( ]. Y0 R 摸我的乳房,一圈圈地摸至乳头。 + J2 @/ d0 w* N- ?; Z6 b& a3 Y   接着他用嘴吸吮我的乳头,在他舌头的作用下,我的大腿间不觉地流出一阵一 阵的淫水,我的人整个飘了起来。   我不禁用嘴去亲他的嘴,两人的舌头搞在一起,其中的滋味真是又说不出来的 奇妙。 " |! {7 P8 y* M2 es$ q& u   这时,他抽出手,除掉了自己的衣服和裤子,并解除了我身上最后的衣物,我 的一条小三角裤飞到床下。   他用手进一步抚摸我的阴户,把手指伸入我的肉洞,我祗感到我的阴蒂周围不# ~6 m+ M$ na" q2 B8 Q 断受到一种越来越令人兴奋的刺激,我情不自禁地低声呻叫了起来。   我的心裏急切地希望他像我丈夫以前那样,把他的阴茎插入我的肉体,充实我% M6 p! z, I; {- A 的阴户,我已经空虚了好几年,太须要充实了。   他没让我久等,他的阴茎终于进入了我的体内。+ V1 X0 B; v& Y / ?: y6 @7 v- T% R+ e( {/ c; Q   说实在的,那种感觉比我丈夫弄我时还要刺激,我像疯了一样的扭动起来。3 _7 F) x3 O3 h) j& e* _% g# K   我们整整干了一个小时,我有三次舒服得快昏过去,当我最后一次高潮到来时7 z3 ?% x' T$ |8 H. M4 w ,张先生也终于在我的阴道裏一洩如注。   这时我才记起我并没有做过任何避孕措施,不过照计算,我现在是不会受孕的+ }3 c! H1 v3 l. w- h 日子。6 Z0 I( S1 q7 H3 L, k1 r$ M 0 H3 P_) {2 X$ e6 r" ~5 u   他在我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才拔出阴茎,我斜眼一看,那根东西还有七寸长0 z+ ?$ _0 ?8 F0 q6 E ,又粗又大,难怪我刚才那幺消魂。   我们没有再说甚幺,互相搂住睡着了。, A7 J! Z3 `s3 q 4 `: A0 Z7 p' S2 Q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的枕头边上有一个信封,内有一张便条和一千元人民币,8 qK! g: KE 是张先生留给我的,他有生意先走了,这一千元是给我买新夏装的。7 g) O9 C; r6 w9 F* Q6 S   我抬头一看,桌上已有牛奶、麵包、果酱,这是我的早餐,我心裏非常感激, 我洗了个澡,也就去上班了。# y: k" b* @3 f" B# ?   从此以后,我几乎每晚都去张先生那儿过夜,他那裏的床此家裏的舒服,房间 有香水味,而且他的性爱功夫一流,比我丈夫高明得很,我实在没有理由不把自己, X/ a% {5 F9 O' `5 L; y 送上门。   每次和他做爱,他总是试用各种花式进入我的身体,带给我无限的新奇和刺激 。 8 }6 g4 6 r" @D# v' Y+ R   他还拿来一些黄色录影带,其中大胆的程度令人吃惊,我总算大开了眼界,当7 f( `. V. I3 N 看到一些集体性交的镜头,我更是兴奋得把他紧紧抱住。. |& f0 M% a3 O4 Y: l& k1 z! c   张先生笑着说道:「以后我也约几个朋友,像电视裏那样,一起同时和你玩!, H; z; ^' b5 B6 ! t6 g 」: w( `5 L, E! V' |) J   我认为他在开玩笑,也笑着说道:「你敢这样做才怪!」( [3 y6 ~; }1 W& M; o7 }F! Y   这一个晚上,我又和他玩得很颠,他学黄色录影裏一样,把阳具餵入我的嘴裏 ,我虽然觉得很下流,但还是不好意思拒绝他。/ u$ n1 p( }- M0 d" j5 m6 W   他也舔吻我的阴户,他用舌头撩弄我敏感的性感带。( e3 A, Sl! _0 r* V5 Z   一天晚上,我在张先生房等等他回来,到了十点多,张先生带了二位朋友回来. t' t$ M) @7 p' @% W4 M/ R ,他们是张先生生意上的伙伴,我平时也和她们很熟。   我们刚全部坐下,张先生就说:「今天大家玩个刺激的游戏,我们打牌,争上 游,谁输谁就脱衣服,直到脱光为止。」   然后,我们一边喝酒,一边玩。( Y2 X/ E9 Z; S' u   那天我手气很好,都是他们输,当他们二人脱得几乎精赤溜光,一人祗剩一条7 ^$ u# @$ U8 yA 短裤时,我祗脱掉了一件衬衣。 ' G$ E) t9 g+ 6 L2 ?*   但后来不知怎的,我连连失分,也脱得差不多一丝不挂了,他们二个男人看着, J2 R/ ?+ i2 q 我直流口水。   张先生终于开了口,他笑着对我说道:「阿珠,难得今天这幺高兴,不如你就 豪放一点,放鬆地大家开心一下好不好?」 6 X8 fG9 R; b# |& i& T   我低头红着脸不作声,然而他话音一落,那二位朋友马上扑了上来,合力把我 抬到床上,这时我其实也兴奋无比,就任他们二人在我身上乱摸。 ; s- W$ F' f0 b/ i1 b# `0 _4 + @   张先生在一旁看得手舞足蹈,摸出自己的大阴茎寻乐。   我伏在一个男人上面,阴道裏插着一根阴茎,嘴裏含着另一个男人阴茎的龟头4 U; O& k+ I- | ,最后张先生还钻到我的背后,将他的大阴茎插到我的肛门裏。 ; u6 v. c9 C* {6 b   我们玩得比黄色录影还要好看,我从来没有玩得这幺兴奋。 / w. d) B9 X3 z' w) u6 T   最后,三个男人纷纷在我的嘴裏.阴道和肛门裏射精。   我虽然被搞得不似人形,但是我的高潮也到了极点。 ) D7 c/ C( Q. Q   休息了一会儿,他们扶我到浴室洗个乾净,然后又在浴室裏玩了起来。   这次我虽然没有像刚才那样利害的高潮,但是,当刚才那位在我嘴裏出精的男' {' o: K9 Q% u# [% ^1 h- N; nu 人把他的阴茎抽。6 r1 ]: C$ V/ z* m2 c 7 A; {4 z- zz. h8 G: L4 k   他们有三个男人,而我祗是女人,所以我仍然要让我的嘴和屁眼来满足其他两 个男人。. t; I' & F# a. J- L3 ? : F4 [, K8 s% T4 A% }7 m   刚才在我阴道裏射精的男人,现在把他的阴茎插入我的肛门。' u' }, LD. Q9 V: Y' H   然后他坐在厕盆上,扶着我的张开的双腿,让大龟头的男人抽插我的阴道。% |3 {) x! B$ O, jl. r   张先生则站在旁边,把他的阳具餵入我的嘴裏。 / |3 y+ Y4 o' v8 Q, E. @0 P   这一次,他们又玩到在我的肉体各处射精,才把我洗净抹乾,搬到卧室的大床3 ' r' v0 - d 上睡下。1 c; R6 r7 bM( S   这样一晃,一年又过去了。* z# G* h4 Y* { : w# N$ v) {5 ?8 g2 }" om" K   今年五月份,我突然收到来自澳洲的一封信,是我久没消息的丈夫寄来的。3 {Y; M, f* V6 ]' J   信中说,二年前,他在澳洲因打工太疲劳,在一次深夜回家路上,被过路的汽 撞到了,因为当时签证已过期,是用别人的国民保健卡住医院。 ; c3 O0 {1 Q# o, x- ?9 Y   由于伤到大脑,他的记忆一度丧失,直到现在才完全恢复,现在他已经拿了澳l2 m% E" T5 v% D! A1 t 洲身份证,叫我立即申请去澳洲和他团聚。0 I% `' }! @& K' C   当我拿着这封信去找张先生时,他丑态毕露。 6 f2 f3 m9 t; ]! D: L4 L$ d   他承认说:「你丈夫同别的女人同居是我编出来的,你上次打电话去的那个女$ w$ m- n9 K* W2 q) [0 w9 P 人,祗不过是我家的保姆。因为我太喜欢你,所以不得不利用她来欺骗你。其实我 的确不知道你丈夫住院的消息。我也以为他另有新欢。既然现在他要接你去,我即$ d1 R2 I: p9 p 时再喜欢你也不敢再留你了。祗要你想去,我一定儘量找关係帮你办理移民手续。 」   我还有甚幺话好说呢?我和他做爱的次数早已远远超过我丈夫,然而我和丈夫) y1 F1 {8 P0 t2 Z 毕竟是结髮夫妻,而且我们也曾经有过一段如诗如画般的热恋才结婚。( |" Q0 M7 T! r; q   我是以为他在异地另结新欢才投入其他男人的怀抱。   现在,我对丈夫的错怪已经冰释,事实已经变成我对他不忠,我不想再错下去& X+ N, f8 c/ b2 H 了。- h8 p2 X! E7 @2 _0 x8 B   从以前我和丈夫的感情知道,他一定是焦急地等待着我的,我不想让他失望,: Y# R- Q; `: @/ t 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先和他见面。" ?4 @+ Q3 B$ h8 Y2 N: F, j- Y% i   在张先生的帮助下,我的手续很快就批準了,我去和张先生道别。4 Z; i: P; {- ?; a. ? - j8 `' _/ B7 T: {! M   他要求我和他共度缠绵的最后一夜,其实我也有这个意思。/ 7 K+ ?4 ^" V+ C , v. x: M9 Z- S& h! n# |4 y, b! K   我已经好些日子没有去找他了,这天晚上,我準备让他任意发洩。   然而他并没有狼吞虎嚥,他又像和我首次初欢的第一个晚上那样地把我赤裸的: `" V5 F8 r% M/ n$ s' O5 @. H 肉体抱在怀裏仔细地摸玩捏弄。* o# i9 K% x3 z* O* t& w6 G' t   他捧着我的脚,用他的嘴唇吮我的脚趾,用他的舌尖钻到我的脚趾缝裏舔弄。]' S8 V) o( f 4 C- q( a1 Z$ G9 }( C4 ~   他吻遍我的全身每一处,我也暂时把对我丈夫的情怀抛在一边。1 _. `, b. _' E! r( t) |* b   和这个用欺骗的手段得到我肉体的男人疯狂地做爱。   可以说是他已经成功地把我驯练成一个淫娃蕩妇,也可以说是我拚命地要在他 身上讨回被骗身的公道。 ; D7 Q/ {' s( a: x, _+ j   我放浪到极点,一次又一次地狐媚地对他索,他也疲于奔命地在我肉体裏出了 五次,直到我自己也不行了,才停止这场不寻常的交媾。   张先生和我乘搭同一架飞机去澳洲,但是他没有和我一起走出机场。   当我和丈夫拥吻的时候,我见到他仍然站在远处,直到我们登上的士,他身影$ o9 u/ }: g7 T0 j 才在我眼帘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