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被邻居爸爸暴操的肥熟母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被邻居爸爸暴操的肥熟母 
大二的暑假,我和妈妈在家里吃完晚饭聊天,妈妈说最近家附近搬来了很多附近农村的人,带着孩子来上学陪读,隔壁和楼下的邻居都把房子租了出去,我看着上身只穿着白色吊带,紫黑色奶头清晰可见,肥大白嫩的双乳在胸口露出大半,下身只穿着两条内裤,里面贴身的一件还是紫色半透明的款式的妈妈,嘴上随口迎合着閑聊,心里则在感慨着这个风骚的妈妈,还意识不到自己已经把饑渴写在了身体的每一处。    我妈今年45岁了,丰满白皙,胸大屁股大,肥熟型身材,长相中上,同龄人中算不错的,可惜因为脑子不好使加上性格蛮横泼辣,早早就离婚了,离婚后的她一直都很饑渴(我看过她的日记和短信等聊天记录)。她一直喜欢高大健壮的男人,以前迷恋过混混,被骗后,清醒了很多,可惜有时候还是有着不切实际的幻想。            妈妈在家里日常的打扮就像我刚刚说的,非常豪放,但是在外边却会穿上职业装或者其他裹得很严实的衣服,裙子最高只超过膝盖,偶尔会穿丝袜,如果你没见过我妈在家的样子,你根本想象不到她内心的饑渴,唯一可能漏出破绽的地方也就是她女式西装里面的黑色吊带了。            和我妈聊完的第二天,我就借口和同学出去玩,开始在小区附近閑逛,说是閑逛,其实我是在物色暴露我妈的人选。            绕了一大圈,我发现附近搬来的多是一些母子母女,附近农村里的女人,少有男人,即便是有,也是看着身体就不怎麽样的老头或是看着就比较窝囊没胆子的,都不符合我心中的要求,失望之余我开始往家里的方向走,一边低头想着合适的人选不好找,一边想着回家怎样让妈妈不要起疑心。            突然,一股浓郁的汗臭味沖进了我的鼻腔,能使有着严重鼻炎的我都觉得刺鼻的味道,这可真是太大了。            我擡头打量了一番,终于在我左前方找到了味道的来源,两个赤裸着上身的男人正浑身大汗的聊着天,内容无非是关于自己的孩子不听话不体谅家长一类的,两人都很壮实,有点像古代小说里描绘的力士形象,肌肉肥肉都有,虎背熊腰的,一个身高一米八左右,我听两人的对话中判断出他姓王,看这人的身材就知道是常运动干活的,虽然看脸满是皱褶像是四五十的样子,但我估计他的实际年龄可能就只有四十岁不到。            让我吃惊的是,他居然和我走向的是同一个楼门口,我跟在他的身后也走了进去,想看看他要去几楼,同时心里暗暗激动着总算有一个合适的人选了。            一楼……二楼……四楼……五楼,最后这个王叔停在了我家隔壁,开始翻找钥匙,我也一步一步的往上走着,同时眼睛紧紧的盯着王叔,按捺着心中的窃喜,我走到了我家门口开始敲门喊我妈开门。            王叔刚把钥匙插进门,妈妈就给我开门了,刚一开门,妈妈就觉得一股浓郁的男人味直沖自己的大脑,以至于第一反映不是让我进门,而是扭头看向一旁的王叔,一旁的王叔也很惊讶的看过来,可能是因为还没有见过自己隔壁的邻居,也有可能是因为看见了只穿着深绿色吊带,不戴乳罩就来弯腰开门的妈妈,领口露出来的肥白双乳和紫黑奶头。    王叔的汗水正沿着肌肉滴落,我注意到王叔的下体已经起了反应,深色的大裤衩简直包裹不住那根巨兽,能隔着内裤看到鸡巴的轮廓,龟头则在裤衩裤边处若隐若现,很明显的,妈妈也注意到了这点,离异多年饑渴万分的妈妈眼睛都看直了,空气似乎突然安静了,清晰可闻的只有妈妈和王叔粗重的喘息声,我看到王叔嘴角似乎有一丝笑意,然后就主动向我和妈妈打起了招呼。            “原来是邻居啊,我们是这两天刚搬过来的,这是你儿子啊?这大小伙子!”王叔笑着说道。            “啊,您就是新搬来的邻居啊,你家孩子上初几啊?男孩女孩啊?”妈妈也赶紧笑着回到。            “我家是男孩,这小子上初三了,之前是一直跑家着,这不初三挺关键的麽,就给他在学校附近租了个房子,想着能让他考好点。你儿子这是上大学了?”王叔答道。            “啊,在外面上了个一本,总算是让我省点心。”    提到我妈妈就乐的合不拢嘴,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正在被王叔看遍全身,当然也有可能她已经意识到了,只是在享受被男人的眼神抚摸的感觉。            “不得了啊,你这大儿子可真争气,我儿子现在补课呢,回头让你儿子跟我儿子聊聊,让他多用点工,也跟你儿子似的考个一本那可就忒好了。“王叔故作感叹的说道。            “中,没问题,回头让他俩拉拉。我这儿厨房还做着东西呢,下回再接着拉啊。对了,大哥你叫啥啊?“妈妈问道。            “我姓王,叫王庆有,妹子你呢?“王叔回到。            “我叫闫开慧,你就叫我小闫就中了。那王哥我们先回屋了,回头你儿子下课了带家玩来啊。“妈妈说道。            “中,到时候我们爷俩儿过来。“说完,王叔开了门,走进了屋里,我也随着妈妈进了门。            一进门,我的内心就一阵狂喜,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合适的人选总算是找到了,总算是能够看到绿母成功的希望了,一想到要将妈妈暴露给高大健壮的王叔,让王叔欣赏我那肥熟母的每一寸肉体,我的鸡巴就已经充血肿大到了极限。    接下来的两周,我开始每天找机会给妈妈的饭菜和饮品中下磨碎了的雌二醇粉末,雌二醇又称求偶激素,就是一种天然的春药,只不过由于人体自身就能产生,所以也难以察觉,只会觉得近来自己性欲高涨。    这两周里,妈妈和王叔偶尔还会碰到,每次两人都会聊上两句,言谈之中我也了解到,王叔暑假来这边是因为正好有假期,王叔是村里中学的老师,他老婆则是私企的业务员,这个假期要出差,正好王叔的学校也放假了,便由他来接替他老婆看孩子。    妈妈在接下来的几天能明显看出整个人很躁动,无意中还说出了觉得自己的奶子有些胀痛,我知道,这是药效开始起作用了,接下来就只需要等王叔上门就行了。    第三天下午,就听到“咚咚”的敲门声,妈妈当时正在和老姨热火朝天的聊着某家女人出轨被抓的事情,妈妈这几天很喜欢聊这种话题,每次都能看出妈妈聊的很兴奋。    听到了敲门声的妈妈,想也不想的就只穿着短裤和白色吊带去开门了,下体还因为刚刚和老姨聊的话题而充血湿润着,上身的白色吊带一眼就能看到她黑紫色的乳头。    妈妈打开了门,看到了门口站着的王叔和一个戴着眼镜的瘦弱男生,王叔今天打扮的很乾凈,可能是由于拜访邻居的原因,穿的是短裤和T恤,结实的小腿肌肉鼓鼓的,身上散发着成熟男人荷尔蒙的味道。    连着吃了几天雌二醇的妈妈几乎闻到这个味道的瞬间,就有点意乱情迷了,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水雾,嘴巴微张着看着王叔,看到这一幕,为了让妈妈暴露的不太明显,我赶紧上去接话,原来王叔是想要我暑假的时候帮他儿子辅导一下功课,当一下家教,并且给的价码还不错,我听了很开心,有钱拿还能让老妈暴露,何乐而不为。    没过两天,我就正式开始了给王叔的儿子补习,每天下午都去隔壁王叔家里给他的儿子上两个小时的课,这两个小时我有时候会趁着他儿子做题的时候和王叔閑聊一会儿,也就越来越熟悉了,这两天我开始给妈妈加大药量,原本应该吃一周的药物,三天就吃完了,然后我就开始给妈妈停药。    妈妈已经连续几天浑身燥热,口乾舌燥了,每晚都要反複翻身很久才能睡着。身体也变得极为敏感,晚上翻身睡不着的过程中碰到了乳头,都会身体一颤,下身开始湿润分泌淫水,但是由于我也在房间里,只能夹紧双腿苦苦忍耐。    补课这几天里,我知道了王叔每天下午必定会在我给他儿子补课的时候在客厅里拿起哑铃锻炼,家里又没有外人,王叔一般都是只穿着一条大裤衩,上身赤裸着结实的腱子肉,常年的农活锻炼出了王叔结实健壮的体型,和那种健身房锻炼出来的倒三角不同,王叔没有纤细同时线条清晰的腹肌,而是熊腰粗壮、肩膀结实、手臂一用力就会鼓起大块肌肉,仿佛古代画像里武将一样的身材。    于是我专门挑在妈妈在家里只穿了一件绿色吊带睡裙和内裤,不戴乳罩的时间,把我要拿给王叔儿子做的一本习题册故意落在了家里,进了王叔家,按照老样子上课,上到中途,我装作自己才发现的样子,用手机给妈妈发了条消息,让妈妈把桌子上的习题册给我送一下。    毕竟地点就在隔壁,我的语气又比较急,妈妈就赶紧拿起了习题册敲了王叔的家门,王叔此时正在客厅锻炼,想也没想便先去开门了,就这样,一名只穿着宽鬆睡裙的饑渴熟妇,和一名只穿了一条大裤衩的饑渴壮汉,在王叔家的门口,相遇了。    妈妈在门口楞住了,她没有想到开门的瞬间会有那麽浓郁的男人味扑鼻而来,这对于已经饑渴的难以忍耐的妈妈来说,实在是太致命的吸引了,而当她看见了只穿着一条大裤衩,上半身结实的肌肉被汗水打湿的亮晶晶的王叔的样子,只觉得有一种想把眼前的男人生吞活剥的沖动。乳头已经硬起来了,下身的淫水也开始疯狂分泌,阴道几乎立刻充血,阴蒂挺起碰到了内裤,有快感袭来。    王叔也楞住了,老婆不在身边,正值壮年的男人只能通过运动来发泄自己的欲望,可正当他还没发泄完的时候,一名身上充满着雌性荷尔蒙,脸上写满了求操的熟妇就突然站在了他家的门口,王叔的大鸡巴立刻就给大裤衩撑出了个大帐篷,他几乎想立刻就在客厅门口就把我妈这个丰满欠操的熟妇给就地正法。    两个人回过神来,都没出声,王叔鬼使神差的拉了一下妈妈的手,把妈妈拉进了房门,妈妈没有任何抵抗,只是上身略微一倾,一对34c的大白奶立刻在王叔眼前蕩出了一道诱人的弧线。    进了门,妈妈才想起来了自己是来干嘛的,拿出习题册给王叔说了一声,王叔接过习题册,也回过了神,让妈妈先在沙发上坐下,便进了房间把习题册给我,同时嘴上说到:“欣欣你看你这孩子,习题册忘了拿了给叔叔说一声不就行了,叔叔给你拿,还让你妈跑一趟干啥呀。”    说是这麽说,可王叔胯下还没完全下去的帐篷可并没有什麽说服力。    “我也是第一反应是找我妈了,下次跟叔你说,叔叔你先忙吧,我接着讲题。”    这根大鸡巴插进我那肥熟母的身体里的时候,会是什麽样的呢?想到这里我的鸡吧也硬了。    王叔转身出去,看到了正坐在沙发上的妈妈,赶紧转身给妈妈倒了杯果汁,两个人开始小声的拉起了家常,毕竟离我下课还有一个多小时,两人也并不着急,一开始两人聊得内容还都是很多生活中的鸡毛蒜皮,只是王叔和妈妈两个人坐的姿势就很有趣了。    两人都坐在同一张大沙发上,标準的能容纳两个人的大沙发,妈妈靠在一侧扶手上,王叔则坐在接近中间的位置,两个人就这样聊了十来分钟,妈妈觉得累了,便翘了个二郎腿,这一下便将妈妈的大白腿露了出来,就连最下面屁股的位置都若隐若现。    妈妈似乎并没有觉得有什麽不妥,而王叔的下体则已经悄悄支起了帐篷。看到这一幕的妈妈只感觉下身的淫水似乎分泌的更快了。    “开慧啊,你家以前养过狗吗?”王叔问道。    “我没有,我妈家养过,一开始就养了只斗牛,结果后面发情了嗷嗷闹腾,没办法就给找人家配了一下,生了只母的回来,结果没想到等到母的长大了发情了,差点和她爸配上了,哈哈哈”    妈妈说到这里笑了出来,只是不知为何,这笑声听起来有些放蕩啊。    “哈哈,动物憋久了都是这样的,他忍不住啊”王叔也笑着回道。    不知为何,两人在说完这番话以后,都不约而同地调整了一下姿势,似乎坐的更近一点了。    “开慧你平常锻炼吗?”王叔开启了一个新的话题。    “就跑跑步跳跳广场舞啥的,我也不知道该咋锻炼,也就是因为腿上有静脉曲张才练练的。”妈妈回道。    “静脉曲张这个要多按摩促进血液循环啊,就跟咱们锻炼完了得拉伸是一个道理。”    “看不出来王哥你懂得还挺多啊,但是自己不会啊,也没时间专门学一下。”    “没事,我就教你几个基础的动作,一学就会,閑着没事自己弄弄,一样效果不错。”    “真的啊?那行,我今天正好就学一下。”    说完,王叔便拿起来了妈妈的两条腿放在自己腿上,从脚底板开始按起来了。    只是这个位置,妈妈小腿的肌肉难免会隔着裤衩碰到王叔的龟头,两个人都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了,王叔的手劲本来就大,也确实会一些按摩的技巧,按的妈妈一阵舒爽,脸越来越红,淫水越来越多,终于还是打湿了内裤。    王叔的大手开始揉搓起了妈妈的大腿内侧,妈妈只觉得快感一浪接着一浪的沖击着自己,简直就要哼出声来了,妈妈已经把头枕在了扶手上,屁股越来越离王叔近,妈妈还没有发现随着自己的移动,裙子也被拖的越来越高。    事实上,妈妈的大白屁股已经从裙子里滑出来了,只是上面的裙子还能遮挡一下,不至于完全把正面的内裤给漏出来。    王叔也越按越兴奋,妈妈现在的大腿能充分感受到王叔跨下的坚挺,时不时会装作无意般的用两条大白腿挤压一下王叔胯下的怒龙,收到了暗示的王叔大着胆子把手放到了妈妈的腰上,开始轻轻摩挲,妈妈开始不安的扭动着身体了,整个人都开始期待着王叔有进一步的动作,王叔的手越摸越高,终于来到了妈妈的双乳上,王叔猛地发力隔着裙子揉捏,妈妈一下子直起身抱住了王叔,两人顺势舌吻。    王叔和妈妈的嘴巴都张大到了极限,舌头疯狂的纠缠着,仿佛要把对方吃进肚子才满足,妈妈双手插进王叔的头发里死死的抱住王叔,王叔的大手则一只在死死的抓着妈妈的大白屁股,一只手死死的箍着妈妈的细腰。    两人换着花样亲吻了许久,足足有将近十分钟的时间,唇分后,王叔立刻开始亲吻起了妈妈的脖子,妈妈的脖子向来是她最敏感的地方之一,受到这种刺激,妈妈下意识地就用双腿箍住了王叔的熊腰,下身的下身贴到了王叔的肚子上,中间还隔着王叔胀大到极限的大鸡巴,受到到这种刺激,妈妈几乎差点就达到高潮了。    这时王叔脱下了妈妈睡裙的的肩带34c的大白奶一下暴露在了空气中,充血挺立的两颗紫葡萄和大大的乳晕都在诱惑着王叔,王叔的双手刚刚放上去,妈妈仿佛想起了什麽一般的阻止起了王叔,同时嘴上说到:“孩子还在!”    王叔明显也顿了一下,然后说道:“不怕,还有时间。”便一口含上了妈妈的乳头。    妈妈的乳头也是敏感带之一,这一下立刻让妈妈轻轻呻吟了一下,回过神来之后妈妈赶紧低声说道:“快停!快停!一会儿孩子出来真的会看到的!“    王叔充耳不闻继续刺激着妈妈的乳头,被快感几乎摧毁了的妈妈积聚起最后的理智说道:“你这个样子咱们俩被发现了可就没有以后了,你现在先放开我,下次孩子不在我会给你。“    听完这话,王叔缓缓地擡起头来,满脸通红,喘着粗气说到:“真的?“    “真的!你先赶紧放开我!“    “我现在憋得要炸了,你帮我含一含,消消火。“    “不行不行,孩子们都在,孩子们看见了怎麽办?“    “那把你内裤给我你走了我自己弄“说完不等妈妈反应,就把妈妈的黑色蕾丝内裤扒了下来拿在了手里,紧接着又赶紧放进了裤裆里自己的大鸡巴上面。    这时,房间里穿来了说话声和桌椅挪动的声音,两人知道这是要下课了,赶紧整理好了衣物。    出门后我便看见了面色潮红,头发有些乱的妈妈,侧坐在沙发上一条腿还搭在王叔的大腿上,没有穿内裤的小穴带着湿润的淫水泛着光,暴露在空气中。两人神态自然的解释说是和王叔学了拉伸的方法,我也乐得装糊涂,就这样回家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一直到我给王叔的儿子补完课,妈妈都没有怎麽理王叔,我知道应该是妈妈生了王叔的气,可我知道妈妈这几天有偷偷在想着王叔自慰,毕竟这几天的雌激素不是白下的,只是妈妈还是难以过了自己心里的坎,但是我心里早就有了新的计划成型。    王叔的儿子学校开学的早很多,毕竟学校要公开补课,王叔儿子走了的第二天,我借口中午要去和朋友聚餐,下午在妈妈刚刚开始午睡的时候出了门,等到妈妈睡熟了的时候再悄悄回来,我给家里各个角落装好了偷窥摄像头,又给妈妈睡前喝的东西里下好了威而柔,给王叔发了消息说给王叔儿子的资料在我桌子上,让王叔去我家拿一趟,便开始静待好戏开场了。    妈妈做了一个春梦,梦里妈妈回到了那天的沙发上,一个强壮的男人正粗鲁的将妈妈压在身下,蛮横的亲吻着妈妈,男人一只手搂着妈妈的脖子,另一只手则在用力的揉搓着妈妈的大白奶,妈妈的双腿擡起用力夹着男人健壮的腰肢,脚后跟死死的压着男人的屁股,大白屁股不断地向上扭动着,试图用小穴在男人身上磨蹭获得快感,男人火热坚硬的大鸡巴结实的顶在妈妈的肚子上随着身体的动作而在妈妈白白的肚皮上磨蹭。妈妈的双手先是搂着男人的脖子和他亲吻,然后就有一只手沿着男人的肌肉一路下去摸到了男人火热的肉棒。    妈妈的下面已经是汪洋大海了,淫水流满了屁股甚至一直流到了沙发上,两人唇分,妈妈将手里的肉棒对準了自己下面的小穴,準备感受大肉棒的征伐,同时擡头向着男人的脸看去——竟然是王叔!    “咚咚咚!开慧!是我!你儿子让我来拿给我儿子的资料!”王叔边大力敲着门边说道。    妈妈一下子被这粗鲁的砸门声给唤醒,刚醒来的妈妈整个人还有些发傻,脑子还没有运转起来,整个人还有些沈浸在刚刚的春梦中,妈妈喘着粗气,浑身都是汗水,就像刚刚洗完澡一般,亮晶晶的。    刚刚的春梦使得妈妈的身体反应无比明显,下身的淫水不但打湿了内裤,也打湿了外面套着的短裤,而妈妈的手还放在内裤里的位置,一只大白奶已经漏在了吊带衫外面握在了手里。    “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和王叔的声音继续响起将妈妈拉回了现实里。    妈妈将手从下面抽出来,拉好裤子和吊带衣,穿上拖鞋就迷迷糊糊的走过去开门了。完全忘记了自己下身的异样。    王叔敲了几分钟的门也没人开,正在奇怪的时候,妈妈突然把门打开了,一心想着拿资料的王叔立刻就跟妈妈又说了一遍要拿资料,便主动往门里走,妈妈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就又把门带上了,妈妈还不知道,她这一关门,再等到王叔开门走出来,就要等到明天了。    王叔进门就直奔我房间,资料就放在桌子上,妈妈只是下意识地跟着王叔往前走,眼睛直楞楞的看着王叔的样子,王叔今天本来没想出门,收到了我的短信后一是着急给儿子拿资料,二是想着妈妈的肉体,加上天气确实很热,光着膀子只穿了条大裤衩就来敲门拿东西了。    王叔的身上也全是汗水,肌肉亮晶晶的样子愈发显得王叔的强壮。浓重的男人味在撞击着妈妈的脑海,妈妈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梦境里的男人又想起了前几天和王叔在沙发上的激情。眼神越发的迷离了,和王叔的距离也下意识地更近了一些。    王叔拿到了卷子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太急了,都没有寒暄一下,便把动作慢了下来,转过身想和妈妈寒暄几句。刚想张嘴,便看到了妈妈现在的样子:满身的汗水将白色吊带上衣彻底打湿,紧紧的贴在身体上,两颗已经充血勃起的紫葡萄几乎清晰可见,下身被淫水打湿的裤子传来若有若无的味道,而两个人的距离已经到了一伸手就可以把对方搂进怀里的距离。    王叔没有犹豫,擡手便把妈妈揽进了怀里,粗鲁的吻上了妈妈微张的嘴唇,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就开始了浓密的唾液交换,妈妈的十指插入王叔的头发中下身不停的磨蹭着,王叔一手搂腰一手揉屁股两边不误。两人这样跌跌撞撞的移动着,到了沙发上,王叔轻轻一放手,妈妈就顺势倒在了沙发上,急切地脱掉了上身的吊带衣,王叔则一把脱下了自己的大裤衩,露出了自己已经昂首挺立的大肉棒。    妈妈刚刚把短裤脱到一半王叔就已经脱完了,王叔看到妈妈还没脱好,二话不说,先一下把内裤连着短裤扒下扔到一旁,然后就猛地一下扎进妈妈的双腿之间,嘴巴一下就含住了妈妈的阴蒂开始吸吮。这突如其来的刺激让妈妈的后背一下就猛地弓起,双腿死死的夹着王叔的脑袋,双手先是在半空中挥舞了一阵,就开始死死抓着自己的奶子用力揉搓,时不时用自己的食指和拇指去捏自己的乳头。    王叔含着阴蒂,时而吸吮时而用舌头舔弄,妈妈的快感累计的极快,还没两分钟要高潮了,嘴里已经发出了低吼声,身体则崩的越来越紧,王叔也越来越兴奋,双手抱着妈妈的屁股嘴巴吃着妈妈的下面,最后竟是把妈妈摆成了一个倒立的姿势!妈妈高潮了!    伴随着妈妈的大叫声,和身体的抽搐,妈妈终于体验到了性高潮,王叔歪头吐出嘴里妈妈的阴毛,扶好了鸡巴对準妈妈的骚穴就一插到底,还没有从高潮里回过神的妈妈一下又受到了这种刺激上身猛地弹起又软软的落下,双手无力地耷拉着。    王叔每一下都插的又重又深,妈妈已经浑身瘫软如烂泥一般,在王叔这种狂猛地抽查下,快感又迅速累积了起来。这样抽插了几十下,王叔觉得不过瘾,直接双手抱住妈妈猛地就要起身,突然遇袭的妈妈下意识的就用双手双脚缠住了王叔结实的身体,宛如一只没有骨头的八爪鱼一般。    王叔托着妈妈的屁股,将妈妈抱在空中,猛操了十几下,便坐回了沙发上,用了一个观音坐莲的姿势,这时妈妈也恢複过来了一些,自己也主动的扭动着屁股快感的累积使得妈妈又要高潮了,但是妈妈始终觉得这个姿势不够过瘾,妈妈能感觉到自己下面插着的鸡巴开始变得更大了,这是射精的前兆。    “换个姿势,从后面操我!”说完这话,妈妈起身,如母狗一般跪趴在沙发上,大白屁股微微扭动着,邀请着王叔的大鸡巴。    王叔握住大鸡巴,从后面一插到底,刚刚就快要高潮的王叔,一插进去就开始一阵急速的抽插,妈妈的快感一下就开始沖击着她的大脑,妈妈伸出一只手死死的掰着自己的一瓣屁股,迎接着王叔的插入,期待着大鸡巴能够插入到身体里更深的地方。    王叔继续狂猛地抽插着,两人的快感都几乎要爆炸了,终于,妈妈先到达了巅峰,妈妈双手掰着自己的两瓣大屁股,咆哮着各种各样的汙言秽语,只为迎接王叔的精液。王叔也到了,身体抽搐,睪丸收缩输精管结实鼓起,一股又一股的浓郁的精液射向了妈妈的子宫。    两人一起瘫倒在了沙发上,王叔的鸡巴依旧插在妈妈的小穴里,此时距离王叔敲门开刚刚过去了一个小时。两人都在喘着粗气,都觉得意犹未尽,毕竟王叔也已经很久没有和老婆团聚了,以王叔的体格又怎麽会射一次就满足。    两人休息了二十几分钟,妈妈的下体依旧在分泌着淫水,妈妈抓起了王叔的大手放在了自己的大白奶上,轻声说道:“用力揉它。”    王叔二话不说就开始揉了起来,嘴巴则含住了妈妈的耳垂开始吸吮,妈妈开始了低低的呻吟。    又过了十来分钟,妈妈感受到了插在自己下面的鼻涕虫开始胀大逐渐变成了巨龙,转头开始和王叔接吻,王叔原来揉胸的手已经托起了妈妈的一条腿方便抽插。    两人先以这种侧躺着的后入式慢慢做了十来分钟,便开始觉得难以满足,王叔抱起妈妈坐在沙发上,妈妈起身,扶好了鸡巴,就背对着王叔一屁股坐下。    妈妈动的飞快,大白屁股飞速的起落着,王叔的双手则玩弄着妈妈的全身。妈妈动的越来越快,王叔知道妈妈是要到达今天的第三次高潮了,王叔开始用手刺激妈妈的小豆豆,并用嘴巴轻咬妈妈的肩膀,妈妈身体抽搐的越来越厉害,头也渐渐后仰,就在这时,王叔突然抄起妈妈的双腿像小孩把尿一样把妈妈抱起来猛烈抽插,妈妈一只手搂着王叔的头,一只手疯狂揉搓着自己的小豆豆,终于在这个极度羞耻的姿势的刺激下潮吹了,喷射出的液体稀稀拉拉流了妈妈和王叔满身,可王叔还没射。    王叔把妈妈放到了床上,抽出鸡巴躺了下去,妈妈自觉地爬了过去握住王叔的大鸡巴开始舔弄着这艮一天之内给她带来三次高潮的男人性器。    妈妈舔的很认真,把王叔鸡巴上的淫水和精液混合而成的分泌物吃的乾乾凈凈以后,就开始含住鸡巴,用嘴巴开始上下套动。    就这样又做了十分钟,王叔终于又一次喷射了,大量的精子喷射在妈妈的口腔里,王叔摁住了妈妈的头,最终无法挣扎的妈妈悉数吃下了王叔的精液,但是妈妈为了报複,刚刚吃完就上去和王叔接吻了。    两人又吻了一会儿,王叔觉得已经差不多了,便想离开,毕竟两人已经做了两个多小时,已经是吃晚饭的时间了,可是被各种春药折磨了许久的妈妈又怎麽会同意?最终坳不过妈妈王叔只得答应留下吃晚饭。    晚饭时候,我、王叔儿子、王叔还有妈妈一起在家里吃饭,妈妈春光满面的準备着饭菜,妈妈已经看出王叔想撤退的意思了,于是偷偷在王叔的那碗汤里下了伟哥。    饭后,我说带着王叔的儿子出门去玩,妈妈和王叔几乎立刻答应了。我带着王叔的儿子在网吧里玩着游戏,同时也通过手机看着家里的情况。    药效发作后的王叔没几分钟就又和妈妈赤裸相见了,一直到我和王叔儿子回去为止,两个小时的时间王叔又在我妈的小穴里射了两发,还有一发射在了屁眼。    我故意挑在两人第三发刚刚射完的时候回去,王叔的儿子自己有家里的钥匙,也开门回了自己家,并且奇怪自己的爸爸怎麽还没回来,他还不知道自己爸爸正在别人妈妈的床上做爱。    我问妈妈为什麽卧室关了门,妈妈就说她在试衣服,我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开始準备洗漱,妈妈和王叔都很紧张,两人趁着我没进来的时候,赶紧拿出了一张大被盖好,王叔藏在被子里,妈妈则在被子外露出头。    我故意折腾得很晚,两个中年人折腾了这麽久,应该很累了,等我安静下来,我悄悄打开妈妈的卧室门,发现两人都已经睡着了。于是我满意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期待着最后的盛宴。    果然,半夜的时候,两个人再次被欲望憋醒了,饑渴的两人又一次的疯狂做爱了,传教士、后入式、观音坐莲……两人这一夜换了无数种花样,王叔成功的操了妈妈的屁眼,在里面足足射了三次,还又在妈妈的子宫里发射了两发,妈妈的子宫里彻底装满了王叔的精液,也彻底被王叔所征服。    第二天一早,我能看到王叔是扶着腰出门的。    自此,妈妈和王叔成为了一对固定炮友,互相发泄着积压已久兽欲,而我则偷偷将两人的视频留下,反複欣赏满足了自己的绿母欲望。                                      【完】